财富汉唐 - 案例分解 - 归岭:一个小而美茶叶电商的理想与现实
归岭:一个小而美茶叶电商的理想与现实

admin  2015-7-27 16:48:33 浏览:989
 

    出生于武夷山茶农世家、混迹于互联网的75后企业高管叶金章,带着一股干劲和满腔热情,放弃高薪回家创业。短短半年时间,他创建的茶叶品牌“归岭”超越天猫80%的同行,实现了盈利。从职业经理人到个人创业者,两种截然不同的角色,两条泾渭分明的道路。叶金章在理性与感性、现实与理想、初心与欲望中不断挣扎,小心试错,寻找方向。

他放下电商高管的身份,回到童年时的深山茶园和老家的茶厂,一家家拜访茶农,关注起了农业的现代化转型。创业开始,全部“归零”。
如今,到处可见某集团收购or控股某农业企业,某某养猪,某某种大米……电商如何涉足传统行业、传统行业应该如何在电商竞争中转型?从归岭茶业的创始人叶金章的创业经历说起,或许能够让我们有所启发。
作为一个自称要做“F2C”,即Farmer/Factory到Customer的企业,叶金章第一产业涉足电商领域有着颇为大胆的尝试和理解。他认为中国农业既不应该“做有钱人的二奶”,也不能坚守成为“幼稚的村姑”,而应有志于回归农业的本质,认认真真的向现代化转型。而他的任务,则是做好农户与客户的直接对接,细化行业标准,把控产品品质,为中国茶叶品质达到世界级水平做出自己一点的努力。

亏了吗?归零,重新开始
“有一次本科同学打电话来,很生气地质问我:‘你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?居然亲自做推销员,卖茶叶!’”
营销科班出身,浙大MBA,多年电商职业经理人。创业开始,全部“归零”。
那为什么还要创业呢?因为他看到了两个让他热血沸腾的案例。一个是Teavana,一个美国老夫妇从东方旅行归来后创立的风靡世界的茶品牌。中国最好的茶居然被冠上外国的名字,他感到不值。二是立顿,把茶叶这种非标品做成了工业化、可大规模生产的标品,而实际上用的都是低端的茶源。
这时候,他说“中国并不需要再多一家茶企业,但是中国缺少有责任感的能够打造出世界级品牌的茶企业。”他知道其中的竞争,也看到了其中的机会。
“电商将颠覆所有的行业,但是目前受影响和颠覆最小的是第一产业,农业。”
于是他放下电商高管的身份,回到童年时的深山茶园和老家的茶厂,一家家拜访茶农,关注起了农业的现代化转型。经常奔走于山野和城市,他已经不太像那个浙大MBA的风流君子,更像是一个筚路蓝缕的实业家了。
为了说服自己的家人,尤其是父辈的同意,他花了不少心思。但是最难过的一关是自己。他为自己的品牌取名“归岭”,就是归零——回归心中的故乡,回归最初的正念,坚信自己播种正因,传递正果。“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后一次机会实现转型了——跳出以前的生活框架,从零开始新的探索。我就是这么跟他们说的。”

可以预知的艰辛,追求临界1%的完美
“转型,第一个改变的,就是我不能再按时上下班、要能够接受工作与生活界限模糊了。”
100平米不到的办公空间里堆满了货物;选址偏远,设施不全,地板有十几种花色的木材边角料;五个人的团队,每个人身兼数职——这是可以预知的创业的节俭和艰辛。
“能够为自己的兴趣和理想而战,我们都将没有日夜,没有假日,不辞辛劳,这就是完美人生。”
他每天花8个小时和团队一起做好分内工作,再额外花8个小时来追求那1%的完美。他坚信,“这1%才是我们的价值”,那一份艺术性和建设性的坚持。
于是,每天晚上十点之前从没有回过家,这是创业以来每一天他的生活。
当然,这也意味着他只能第二天早上才能见到自己刚五岁的女儿——一次送她上学,她说“爸爸再见!”回头转身又补了一句“爸爸明天见!”顿时令他心如刀割,决心晚上早点回家。但是……

归岭团队和文化,一群不要命的打拼者
“如果团队在成长,那没你消耗的每一分钱都是在积蓄能量;如果团队不不进步,那你投资每一分钱都是在消耗生命。”
每当提到有一个员工刚刚加入的时候对红茶不屑一顾,到如今成了红茶的品鉴高手,他就会十分欣慰地露出他特有的憨憨笑容。
曾有一段时间,他连续几天下令团队每天必须晚上七点之前下班,但是没有人停下来。这是一种鞭策和感动他的力量。大家每天在公司吃两顿饭,一张大桌子上,叫五份米饭、几个菜,所有人一起分享。这让见惯了一人一份外卖、各自对着电脑吃的我十分感慨。
另一方面,他坚信“溺爱是对孩子最残忍的虐待,‘和谐’是团队最残忍的团体性自杀。”于是激烈的讨论与磨合中,这个团队成长的速度惊人。
旗舰店正式在天猫上线之前,他已经被提前下单的朋友们催了一个多星期。他愿意为了一单差评而亲自登门道歉,他希望为一个鱼龙混杂的行业建立标准。他最好的茶也没有标过“特级”,老老实实的写“一级”。时至今日,他的店铺三个动态评分均比同行高出80%上下,在“红茶”搜索中排在第一页,而却从来没有购买过流量。

行商者思归的初心——专注,戒贪,精益
“孟子曰:‘人有无为也,而后可以有为。’不为为戒,而后定,而后慧。”这句话曾经出现在他的人生信条之中。
他只做武夷茶里最高档的无添加茶,这是一个非常细分的产品领域,一次有志于“小而美”的精益创业。而这,也和我们之前文章中提倡的“专注”不谋而合。
他不想铺摊子。“人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,戒除自己的贪念。”在这一个非标准化的行业里,如果盲目做大,就会失去对品质的控制,就会偏离自己的品牌定位。但是在这个行业里,处处皆是“做大”的诱惑。
做大很容易,做小很难。盲目做大因为贪婪,不敢做小是因为恐惧。所以,他需要“一边追求完美,一边忍耐寂寞,方可变废为宝,成为不朽的传奇。”
世之奇伟、瑰怪、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,而人之所罕至焉,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。放弃了50万年薪创业时,他已经吃斋一百余天,改变了三个十二年的生活习惯。世界级的中国茶品牌,这条路上,他走的很慢,却已经打算好走三十年。
创业,对他来说,就像是一场修行。
“归零,才可以包容万物;归零,才可以重新出发。”这是他自己切切追寻的,也是他向所有行商者呼求的:思归的初心。
电商+农业的创业机会广大,理想的形式有很多,叶金章只正在尝试着自己的一种探索,前面的路,自己也说不来。在农业现代化转型的历史契机之下,电商同仁们如果能够担当大任、敢于突破,又能筚路蓝缕、忍受寂寞,相信必能有一番作为。